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大咖名流 >

大咖名流

真视通内斗掀公章“争夺战” 独立董事辞职感叹:新老股东各执一

发布日期:2021-12-03 12:57   来源:未知   阅读:

  11月26日晚间,线,SZ)公告称,包括公章、财务专用章在内的公司印章、证照资料已处于失控状态,并已对公司日常管理造成严重不利影响。交易所迅速发布关注函,要求真视通作进一步说明。

  章照“失控”,源于股东纠纷。2019年8月,苏州隆越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隆越控股)与真视通原控股股东签署《股权转让协议》。2020年以来双方互诉,直至发展至当下境地。

  此外,引人注意的是,独立董事吕天文选择逃离是非之地,在公告中表示无法作出判断,“新老股东各执一词,十分困惑,不知如何进行判断”,并于11月25日递交书面辞职报告。

  隆越控股方面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后续将采取包括但不限于民事诉讼等合法合规的方式,追讨或补办公司相关印章、证照。此外,“我们认为股东纠纷不应影响上市公司的治理,我们也愿意与老股东方履行原来的协议”。

  虽然披露公司章照处于失控状态,但真视通显然知道章照在何处,这场关于章照的争夺在今年8月就开始了,对垒双方是真视通的新老控股股东。

  根据公告,今年8月12日,真视通第四届董事会第十一次会议审议通过了《北京真视通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印章管理制度》(以下简称《印章管理制度》)。11月16日,董事长、法定代表人何小波向原保管/持有公司印章、证照的杜毅、谭伟发函,要求杜毅、谭伟于19日前交给指定人及部门保管。

  2021年11月19日,杜毅回函,称也收到了公司五位自然人股东王国红、胡小周、马亚、陈瑞良、吴岚(以下简称老股东)的来函,老股东不同意其将公司上述执照、印章按照董事长何小波的指示进行移交,而是维持目前现状管理。谭伟则通过短信回复何小波称,“相关印章不在我这”。

  就此,董事马亚在公告中表示,公司证照、印章交由公司多媒体板块财务负责人杜毅保管,是老股东与董事长何小波协商一致作出的安排,而何小波未与老股东重新协商一致的情况下,拟单方面改变将公司公章交给杜毅保管的安排,违反了与老股东的约定。

  独立董事吕天文在新老股东的夹击之下,按下了“退出键”。公告中,吕天文表态,“针对本公告内容,具体的情况不十分清楚,新老股东各执一词,十分困惑,不知如何进行判断”。11月25日,吕天文递交了书面辞呈。

  这已是线月以来辞职的第二位独立董事,吕天文的辞职,使得真视通仅剩姚宏伟一位独立董事。但根据有关规定,两位辞职的独立董事在真视通补选独立董事后才能停止履职。

  截至三季度末,前述五位自然人股东王国红、胡小周、马亚、陈瑞良、吴岚共计持股35.39%,隆越控股持股11.78%。

  三季报中,真视通披露隆越控股、王国红和林泽添为一致行动人,林泽添为第三季度新进前十大股东,持股2%。但从公章争夺的情况来看,至少王国红与隆越控股的一致行动人关系破裂。

  王国红和胡小周是线月,隆越控股与真视通原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王国红和胡小周,股东马亚、陈瑞良、吴岚签署《股权转让协议》。协议约定,隆越控股以4.47亿元的交易价格,受让转让方合计持有的11.78%公司股份,并与王国红签署《表决权委托协议》。王国红将剩余持有的14.59%公司股份所对应的表决权全部委托给隆越控股行使,直至王国红减持完毕其所持公司股份为止。

  上述权益变动后,隆越控股合计控制线%的股份表决权,并推荐和改选线名,随后实际控制人变更为王小刚和何小波。

  但一年后,因为隆越控股股权转让款未支付完毕导致债务纠纷,新、老控股股东之间生了嫌隙。2020年9月,老股东一方向法院提起诉讼,并司法冻结隆越控股持有的9.06%线月,隆越控股向法院提起诉讼,并司法冻结王国红所持有的9.06%线%,一来一往的诉讼有了叫板的意味。而与此同时,真视通的业绩急速下滑。

  今年前三季度,线%,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亏损398.75万元,同比下滑140.58%。

  真视通在半年报中曾解释了业绩下滑的主要原因:一方面是由于部分大项目现场进度延缓,未能按期完成验收,导致营业收入同比有所下降;另一方面计入当期的政府补贴收入减少,其他收益同比下降较多。

  在26日披露的关注函中,交易所也提及,今年8月曾两次向公司发出关注函,但公司仍未回复,要求公司说明目前董事会及管理层能否能够正常运作,内部控制是否能够有效实施,信息披露是否能够正常进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