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法律在线 >

法律在线

煞有介事的“江湖”(图)

发布日期:2021-09-09 06:28   来源:未知   阅读:

  《暴力城邦团》在武侠小说里绝对是个异数。虽然开篇孙小六出场那段直接模仿的就是《七侠五义》式的评书段子,虽然这里面不无找到类似武林秘笈、世外高人从而练就一身盖世神功的内容,但这仍不是一部传统意义上的武侠。它对大侠之正义这种传统的道德观念也很少宣扬,它也缺少一个完整的正义与邪恶之争的故事脉络,武侠不再是一个久远的江湖传说,而是与身边的现实搭上了千丝万缕的隐秘联系。

  书中的历史时空更是被作者交错混乱杂糅得一头乱麻,如若强行梳理归拢,把它们一一揿进正常的时间轨迹,也只能勉强发现几个重点时间段落被反复提及,并互为印证。首先借用的是民间演义已久、雍正时期的江南七侠吕四娘、甘风池等人的故事,然后由他们的故事分脉开始流传下来,至民国国民政府时期,蓝衣社、军统鬼魃纷纷登场。而江湖大帮漕帮因为介入了政治,渐渐被困缚其中,脱身不得,正所谓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开始浮出水面,直到退守台湾,漕帮老大虽是周旋已久,而无法逃脱老头子(蒋介石)的追杀令,故事也是由此而开始。

  它是旧瓶装新酒,借武侠江湖浇作者心中块垒。“我”,在武侠小说里不多见的第一人称,串起了小说的始终,而“我”借以追踪真相的最关键的七本书和一叠文稿竟是从高阳那里获取的。是的,此高阳正是当初以一套《胡雪岩》风靡华人圈的历史小说家高阳。读罢恍然,作者这般做自是有其用意正是要以此来最大限度地渲染出一个真实世界,一个在我们身边存在过的,却又是无声隐秘、悄然滑过、并行不悖的世界。

  “我”是一个游离于武林之外的人物,或者说是一个处于正常社会环境之中的人物,阴差阳错,却又是机缘命定地闯入了一个对他全然陌生的江湖世界里来,四方人马纷纷杀来,更被小鬼缠身,脱身不得。

  张大春强调的是何为真实世界?是我们看到的,是我们听到的吗?我们的世界究竟隐藏着多少不为人所知的秘密,又有多少秘密被湮没其中?“我”自小生活的环境原本就平庸无比,家家户户以出了“我”这样一个大学生为荣,可到后来,这其中原来却是高手如林,www.20789.net每一个人身上都或多或少地背负着历史沉重的债务,越来浅薄的却是“我”这个主人公。

  “我”不停地在解谜答谜,越是深入发现,就越是糊涂。整部小说支零破碎,犹如万花筒里纷杂的镜片,一个答案却是可能引出几个问题,这会儿还是红黄蓝紫,稍稍一摇,顿时又改换了截然不同之色。“我”不停地在抽丝剥茧,蓦然回首,却发现已是作茧自缚。这就像是博尔赫斯式精短小说的无限放大拉长版,它通往了无限分岔的花园小径,开放式开始,又以开放式结束,从疑惑中开始,在疑惑中结束。所以原来真实仍然并非作者的本义,本质上,张大春更像一个怀疑论者,他给我们揭开了真实,却又在对真实的质疑里收笔我们究竟能否到达扑朔迷离,迷雾重重的真相彼岸?

  这不是一个快意恩仇的武侠世界,从江南七侠被朝廷追杀,落寞逃亡开始,每一个江湖人物都被困缚其中,读来甚至有压抑之感。倒是张大春在借助史实重新演绎之进,想象力才变得恣意磅礴,信手拈来,比如国民政府时期的“桐油案”竟是因为高人设下的奇门遁甲,再比如台湾一次奇怪的直升机堕落,也是由于一武林高手无意间扔去的一粒石子所致。假作真时真亦假,一个个史实被推翻,煞有介事地重新解读,真实变得让人疑虑重重,谎言里却又隐藏着那么一丝真相,江湖就像那些晦涩的切口手势那样变得越来越诡秘莫名。只有在描述“我”的感情世界时,却是不小心地露了真情,孙小五与红莲,一个是现实里美好的平庸,另一个是外面世界的无限可能和诱惑,纵使张大春怀疑一切,也是陷在其中无法自拔,读来不免让人长叹唏嘘。